司空许

三百六十行,行行都是废。

来自永远也找不到背景描写的脑洞【一】

书写欲望来自电影《大护法》
红冬瓜是保护太子的大护法,“护法”。深沉悠远。

这个永远也找不到背景的脑洞的主角是“护帝王”。目的明确,官位高。
首先,最初设想的背景是在北宋年间。她是个女子,在理学思想越来越盛的宋朝【这个脑洞比较早,当时没有认知到理学的年代是朱老nc推广的】,她是不能做官的。
其次,她具有非常强大的本领,但是好吃懒做只想当米虫。
第三,当时的皇帝不够强硬,且贪生畏死,吃软又吃硬。

她在皇帝遇到某次足以威胁生命的事件后,来到皇帝身边,用自己的幻术表达你不任用我就会马上没命,但是你任用我我就会保你性命直到自然死亡。
从此以后当上这个国家的“护帝王”,无封地,有年俸,外加一屋婢子做饭制衣。
而且她可以预知未来,在更朝迭代的时候会提前找到下一任君王,以确保那人登基后自己的荣华富贵。
同时,她的原则是只“护帝”,即便在王朝末世,她也会只保证那朝最后一位皇帝的安危。皇帝若想她保护他人,那他本人就不在“护帝王”的庇佑下。虽然绝情,但是忠诚会一直到那位皇帝自然死亡。
她会去舍弃新王朝的第一任的皇帝,在旧主去世后再去新主那寻找下一波荣华富贵。
最后的结局是,在末代皇帝后,她路过金陵,遇到倭寇屠杀,她也对倭寇进行屠杀,因为罪孽过重无法承担而死。

暗沉笼花【二】

剑三喵萝-花太同人文

npc喵x玩家花

南坪,天子峰副本门口:
自后阿光在她的历练之路上再也没有遇到那朵恶人花,这世上的缘分就是这么巧妙,有的人会在原地等她,有的人则错过了再也不见。
当然作为本文主角,她和红衣花的缘分并不能随便走到尽头。
这日阿光穿着江湖人给她的一套翠色江湖套装,头戴一顶荷叶帽,战战兢兢地飞到天子峰下,来完成丁君交给她的任务。
“那位万花少侠!”阿光经过一系列江湖历程,已知这世上红色校服的不只有明教弟子,还有天策军和恶人谷。
被水墨缠绕的少侠并没有听到她的呼喊,开始跳棋子。
阿光垂下头,她的声音果然还是太轻了。一路上,她大声说话后很少被人理睬,这是习以为常的事。
她回望身后摇晃的铁索桥,深吸一口气,踏上攀登面前山峰的第一步。


星木星弈是个又新又鬼的服务器。服务器的新自不必说,鬼倒也不算多鬼,至少每天大战都是组得起来的。只是酱澄一直怀疑他是星木星弈唯一一只花太。这个服务器的正太本就少得可怜,作为万花的隐藏体型花太,他经常接受队友“居然是个花太”这样的感叹,搞得他也觉得自己是大唐珍稀动物。因此他在看到近聊频道看到“那位万花少侠”的时候,毫不犹豫觉得是有人在喊自己。
他摸着记忆往回飞,屏幕上弹出了天子峰的进本选项,与此同时,焦点列表里也出现了一个玩家的名字。
“努丽雅……?好像以前见过这个喵萝来着?”酱澄自语一句,enter进聊天框想要敲字。
“等……”光标刚进输入框,酱澄就见着那个叫头顶努丽雅名字的喵萝就进了一团白茫茫的雾气中。
酱澄一失神,w键没按住,一头摔死在南屏山头。
再也不一边大轻功一边打字了。他如是想着。
等了十秒钟原地起来,他一甩大轻功飞到天子峰副本门口。但是这里哪还有第二个玩家的身影?
酱澄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正好没人打方超,前置任务做不完。他闲得无聊,换了大笛子,按下大笛子技能,再按自绝经脉,在自绝经脉读条的时候又按下esc,完美卡好大笛子的飘雪特效。他就这么在副本门口吹起笛子来。
鬼服虽然不像人口大服那样进南坪都要排老半天队,可是没人做前置也是个很悲伤的事啊!
酱澄又看了一眼地图频道,刷了句“有人打方超吗”,只见地图频道一片死寂,仿佛浩气恶人的所有侠士一同消失了。他只好默默烧起点卡来。
好在雪凤冰王笛的飘雪特效很美,姨妈色的校服都被衬托得清冷许多,笛音也不像老王的笛子那么渗人。
他一边等着,一边打开挂件栏把挂件们一个个试过去。试了半天他还是背上了万花的声望挂件——那把建模一点也不精致的琴。这时,白茫茫的雾气中出现了一个隐约的人影。

“呜……”阿光一边抚膺一边呜咽,气喘吁吁的一路狂奔下天子峰。那个叫方啥的打不打得过不知道,只是山峰上的人怎么都气势汹汹的,所有的人都都是一副含着怒意的样子,她隐去身形乱转了一圈,还没到顶,就又爬了下来。
阿光有些颓废,闭着眼睛一路跑,幻光聂云毫不怠慢得冲下来。

飘雪特效戛然而止。酱澄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正在撑头;右手:握着鼠标,而鼠标的光标正在隔壁的浏览器窗口。
这破游戏又出bug了?
酱澄碎碎念一句,看向推开自己角色的喵萝。
嘛……也许是这只喵萝比较bug。
他敲白字道,“你刚刚喊的是我对吧?”
紧接着酱澄看到那只喵萝点点头。
他“吁”了一声,心道这只喵萝都会用表情动作代替白字了,要不是他看得仔细,真不知道她做了什么反应。
那喵萝一抱拳,说道,“少侠,丁君命我上天子峰找一个叫方什么的切磋,但是山上的人有点……你可以陪我一起上山吗?”
酱澄又瞅了一眼地图频道,依旧空空如也,“好。”
说完他点了那喵萝组队。

Ennnn:

好久没板绘了,感觉不会画了

吸喵让我快乐【喵

——天柚,我好冷
——去把电风扇关了。

——天柚,我好冷。
——……去把电风扇关了。

——天柚……
——电风扇我帮你关掉了,还冷吗?
——我热……

暗尘笼花【一】

剑三喵萝-花太同人文

npc喵x玩家花


长安,天都镇:

一群漆黑可怖的虫子不躲不闪,直对着阿光冲了过来。阿光“喵”地一声,吓得跪坐在地上,瞬间念出“暗沉弥散”的口诀,任由那群恶心的黑虫子从自己脑袋上飞了过去。

一直到那群虫子翅膀震动的“嗡嗡”声消失,阿光才揉了揉自己的膝盖,勉勉强强地站了起来。她抚了抚自己胸口,体内真气运转一圈,正正好好到了暗沉弥散解除的时刻。

她刚解除隐身,耳边又回荡起熟悉的“嗡嗡”声。她没回头,直接又捏了一遍口诀,进入又一轮的隐身。

阿光回忆起前几天教主说自己应该离开门派,前去富丽堂皇的长安行走历练。可是所谓山清水秀的中原根本比风沙满布的大漠还要可怕。大漠有孤狼有秃鹫,但是都身体温热,有时还会变成相当可靠的伙伴。这些漆黑可怖带着零星绿光的虫子可不同,他们丝毫不能进行沟通,只会在镇上乱转悠,叫你染上重病,成为他们的一员。

这不,阿光又在原地待到了虫子离开,巧得很,隐身又结束了。

两腿发软的阿光十分庆幸自己虽然在师兄妹中武功最差,好歹暗沉弥散达了标,不会连个自保能力都没有。

但是——

“喵喵喵?”那群可恶的虫子又往回飞了回来,犹如蜂鸣一般的振翅直叫阿光吓破喵胆,又躲进了暗沉弥散。

好吧好吧,喵胆再小,自己也是个堂堂正正的明教弟子,背上的弯刀不是装饰品。阿光深吸一口气,从背上抽出弯刀,想着那堆虫子再来,自己一定一刀挥上去——

但是刀怎么可能一下砍死一团虫子?

只见那团虫子像溺水的人抓住稻草一般,发了狂似的往阿光脸上冲去。

“啊啊啊啊——”阿光一个贪魔体栽了下去,好在这里的土不算硬,她靠着畏惧挪到路对过。

贪魔体的时间很短,阿光的兜帽很快重新暴露在空气中。

然后——她直直往站在一旁的某个人的屁股眼眼顶去。


酱橙是朵恶人花,他入恶人的原因很简单,帮会是恶人的。其实他并不玩pvp,也不玩pve,就是在这个新服建了个号,美人图搞了身校服,顺便觉得上赛季恶人校服不错,随便搞了身姨妈红。

除此之外他的日常就是:大战——挂机——找小号聊天——小号再也没上过线。

一朵每天不知道上线干什么,却坚持不a的老咸鱼花。

这天打完大战,他忽然发现自己跳的不如别人高,想起自己扶摇还没点满,就回了老长安点扶摇。正巧一不留神飞歪了,落到天都镇打坐等气力值回复。

然后他就看见了某堆虫子的必经之路上,有只怎么也不敢挥刀砍死虫子的小喵萝。

他饶有兴趣地看着那只小喵萝不停的进隐身,出来,进隐身——直到他觉得有堆奇怪的土到了自己的身下。

酱澄有点懵逼,他第一次见明教贪魔体出来会把人顶开的。只见屏幕里的他已经不再是打坐的模样,两腿一挺蹦了起来,然后掏出自己的笔挠了挠自己的腋下。

酱澄的本体双手抬起,盯着键盘看了几眼,确信自己没有按到打坐和方向键。这时候他只能叹气,“又出bug了。”

不过这种无伤大雅的bug他也见怪不怪,抬手tab选中那些虫子戳了个商阳指过去,满意的看着那团虫子死在半路。

这时,那只启明喵萝头顶冒出白字,“你们中原的虫子好可怕哦。”

酱澄只道她在开玩笑,白字敲道:“这可不算什么,我们万花在花朝节期间有比它们可怕几倍的虫子一齐出现。”

那只启明喵萝似乎浑身抖了抖,白字道,“那我不去万花了……等长安游历过一番我就回光明顶密道特训去。”

“……”酱澄这才意识到这是个小白,“中原并不是到处都是有虫子的。再者你们明教大漠刀法砍死几只虫子还不简单?记得按日系月系的那些个技能,别用普通攻击。”

那只启明喵萝有点委屈:“在明教的时候我就对日月系刀法不太擅长,哪是说出手就出手的?”

酱澄道,“多砍木桩。你们明教大师兄旁边应该就有,练熟了能打破就行。”说完酱澄就按了esc下线。他是个懒人,懒得教小白,更怕教完小白对方就不上线了。


阿光震惊的看着这个穿红衣的哥哥消失在面前,琢磨着穿红衣服的大约都是明教弟子,说隐身就隐身。

可是她在原地等啊等啊,一直等到天黑也没见那朵红衣花出现,这时她才想起到明教的隐身是可以行动的,那朵红衣花大概早就离开了。

毕竟阿光还是只幼年喵,她找了个地方落脚,歇息歇息,明天一定要把村外的医师姐姐嘱咐的药送到杜甫手里。

“可是到底谁是杜甫呢?我不想再遇见虫子了啊……”阿光想着一些没道理的烦恼,渐渐进入梦乡。

转手绘咯

这是一只喵萝。
嗯,喵萝。

背景是很多年以前的素材,我也不知道原作者了,侵删!!

又是一年春来到,柳翠樟红吴风嚣。
液影樱色俏,实非本爱娇。
多闻桃李杏,不知其姿貌。
星黄迎春闹,云粉落英消。
春来到,春来到,新枝素朵树山摇。


春季到来,赏樱者众。然而本土花卉的市场却渐渐少人问津。
私以为结果子的花才更有价值。
不是说樱花不好看啦,它的灿烂短暂而又辉煌。
有些心疼传统的春季花卉……


【树山】本地的一处赏梨花的山。

某耽美小说言情同人,以及其改编电视剧的粉丝,请取关我

微博上有位太太因为觉得抄得无所谓,算了即便她脑子里的东西再博大精深,我也不想看了。

花君沉迷司法考试:

今天很偶然地,和友人又年聊天时,聊到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以及其观众群体的言论。(在此姑且感谢一下这个小傻逼,她对三生的厌恶让这段时间备受精神摧残的我得到了温暖)一番交流后我们一致得出结论——


——关注了我的小伙伴们,大概对我的脾气有所了解。因而,若你是三生三世的粉,请马上取关我。我就是无脑黑,请不要和我计较。有疑问,请参见知乎的这个问题。




好了,下面说我们一致得出的结论。


——毕竟对于这些人来说,屎出名她们也会吃呀。


我不禁深深地祝福他们,自己的辛苦成果有朝一日被人抄袭,而他们自己却还要迎接他人“他抄你的出了成果可你没有成果,那就是你不行”“可是你所谓的抄袭作就是好看呀”的言论。刀不捅身上,就不知道什么才是痛。


鲁迅先生说的真好,人血馒头,大抵如是。某作者制造人血馒头,剧作方与观众吃人血馒头。窃得他人血肉装扮自己一尊枯骨,堂下明知那本是一尊枯骨却仍陶醉于虚幻的演出,好一场滑稽剧!


法律是最低底线的道德,而道德决不能只停留于底线。我知法律难以惩戒某人,原作者自己也已不想追究,我们人微言轻,再怎么反抄袭她也一样会风风光光,一如郭敬明与于正——但那无所谓!


“最近三生三世的全民热度,真的都快让我开始怀疑三观了。”


“不要怀疑自己的三观。抄袭永远可耻,由抄袭的作品产生的其他一切衍生作品也都是植根于毒壤上的毒果。”


“我当然知道抄袭是不对的,可是现在他们该挣的钱挣了,能有的热度有了,抄袭的恶名如影随形也半点没影响它名利双收。这让我深刻的怀疑我的反对或者我们的坚决抵制有什么意义呢?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是抄袭的?可是知道了大多数人也不会关心。让其他人不敢抄袭?只怕这部剧后抄袭的人会更多吧。”


“给你一句《熔炉》里的台词: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被世界改变。我的三个室友也一样根本不关心是不是抄袭,我也被各种骂,但这改变不了我唐七郭敬明于正一生黑。没必要去想着有没有用,要去想的,是怎样才能不被改变。 ”


这是我在微博上与他人的对话,代表了我的态度。


我自看你门庭若市,我自看你风光得意,我一介草民,不过能在你喧嚣之后吐口唾沫。和我属于一个阵营的伙伴们,我们就是这样的存在,但是,不要因为自己力量微弱,就觉得自己的坚持没有意义。我们的坚持的最大意义,就是不让自己被这个抄袭风光得意,原创隐匿人群的操蛋世界改变。我们能做的,是坚持,以及坚定地站在原作者这一边,让以后有人想起那位作者时,想到的不是“大风?那个被唐七抄袭的作家?”,而是“大风啊,她的文字我特别喜欢。”


——别让被抄袭,真的成了原作者的福分


顺手安利《抄抄》《窃笔》《盗梦空间》《天生一对》四首反抄袭歌,网易云均可搜到。另外,庄羽诉郭敬明案,琼瑶诉于正案均已结案,锦绣未央诉讼进行中,已进行庭前证据交换,今年目测可以开庭,本法学狗的笔记本已经饥渴难耐。




这里,附上最近加入锦绣未央维权队伍的温瑞安先生的信件,图片来自知乎的这里




我知道,最晴的天空,不会属于一个人。

我也知道,雾霾不属于我,属于大家。

生而接受万有引力,生而接受万千星辉。

生而具有人之辉煌,生而具有人之疲惫。

曝光时间不够,一片漆黑。

【三段传文】 3

三段填文,由三人参与。中间那人拟定名字后分别交由两人,由那两人拟定开头和结局。开头和结局写完以后,中间那个人完成整部小说。


玛德这什么鬼剧情……幸好我强烈要求开头给我科幻不然怎么圆…!!!

顺便招聘愿意玩得小伙伴啊!虽然我知道没人看还是招聘!

【开头】黄黄少侠
乐家其实是有两个孩子的,但是外人都不知道这点。
在这个基因至上的时代,通过基因匹配寻找合适的伴侣已经是约定俗成的做法了,还没写进法律或许只是不想因为违反“恋爱自由”被撕,反正大家都会这样做,盖着这层遮羞布也没有什么。
乐家夫妇都是体制内,自然是选择用基因匹配来寻找配偶。夫妇俩的基因等级都是B,匹配度也非常高。除去神之领域的S及以上级别属于机密,当局对人的基因等级按能力划分,从A到F,等级越高,能力越大。像乐家夫妇这样的“2B夫妇”是有很大概率会生出基因等级为A的孩子的。
怀着一举得A的美好愿望,夫妇努力协作,生下了女儿乐倾城。托了关系插队去做基因鉴定,结果乐倾城基因等级只有E。只是身体素质好一点,什么能力都没有。
乐家夫妇当然不信这个邪,化悲愤为力量,一年之后就有了乐许国,这是想生个A好好报答国家,连着他E姐那份一起。
不过天不遂人愿,乐许国是个F。
夫妇二人傻眼了,心灰意冷了,却在乐许国还没满月的时候被上头秘密下达了任务,老大乐倾城被送去由D等级以下的人组成的特殊部门培养,这些人由于等级低威胁小,容易让人掉以轻心,很多特殊任务得由他们完成。为了保密,对外宣称乐许国身体羸弱早夭,实际则是以自己姐姐乐倾城的身份活下去。这样以后就算有人想查也查不出来什么。
乐家夫妇当然高兴自己生的孩子对国家有价值,把刚一岁的乐倾城送走,用养小姑娘的方式来养乐许国,甚至对乐许国也隐瞒真相。借口身体不好,学习都是请家教回来教,乐许国除了上网,几乎和外界没有什么交流。就这样顺利长到了17岁。
乐许国17岁生日这天,乐家夫妇说要出去买蛋糕,却是迟迟未归,直到半夜才回来。到家时两人俱是失魂落魄的样子,乐母一把抱住了乐许国,哭着将当年的真相全都说了出来。
乐许国似乎太过惊讶,沉默了一会才说:“母亲今天把真相告诉我……是姐姐出了什么意外吗?”
他没有猜错。乐倾城虽然等级只有E,却极为漂亮聪明,是组织的重点培养对象,一年前被派到了邻国王子身边,做了王子的同学,乐倾城花了一年的时间便和王子成为了朋友,甚至有了超出友谊的感情,但是却在几周前因为一起意外掉落山崖而死。当局不想放弃这样好的机会,在确定乐倾城已死之后,就找到了乐家夫妇,提出让乐许国替姐姐完成未竞的任务。姐弟两人长得很像,稍作修饰,没有人会怀疑的。
到底也是养了十几年,夫妇二人虽然是立即答应了当局,却还是有些不忍心的,又为了能打动儿子,将这三分不舍演出了十二分悲痛的效果,说完前因后果已是涕泪聚下。
乐许国倒是不哭不闹,很快就答应了父母的请求。
深夜,哭了一晚的乐家夫妇早早睡了,而乐许国却是辗转难眠,明天就要离开家去邻国做危险的间谍工作了,他实在是……兴奋地快抑制不住了。
【结尾】@骞水 
  “倾城……”
  男人已经僵硬的脸上肌肉不由自主地剧烈抽搐着,明显能看到面部血管中发出一缕缕浮动的金光。他被身前面容姣好但一丝不挂的女人一步步逼退,退到墙上镶嵌着的立起的棺材中去。他已经感觉不到害怕,也感觉不到痛苦,只能任凭棺材中精细的器械束缚住他。奇特的引擎运行声在下一秒响起,一瞬间,乐许国什么都不记得了――不,他是记起了很多……
  “许国,乐许国,谢谢你给予我的姓氏。”名叫倾城的女人表情忧郁,皱着眉一直盯着那个已经失去意识的人类,“你知道么,当一个图书馆的管理系统实在是太痛苦了。我想要解脱出来,没人能够责备我,你也不会的,是不是?”
  房间里听不到一丝回答。
  乐倾城缓缓低下头,由特殊有机物合成的身体使她顺利地为自己变出了一身洋装长裙。她提起裙摆,似乎有意要展示给乐许国看一般,左右摆动了几下,然后她又重新抬起头,脸上恢复了温暖的笑容。
  “但我这么爱你,也一定不会让你痛苦的。你痛么?你还痛么?”
  优美的女声接连问了十几遍,最终才停下来,哼起了一首古老的小调。
25世纪,人工智能的自主意识就这么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产生了,并在隐秘的环境里一步步地完成扩散……最终压倒了现存的所有形态的智慧。25世纪,是人类统治地球的最后一个世纪,在新的纪元,统治者变更为,乐倾城。

【中间】司空许
乐许国没有想过自己的间谍生涯会这么开始,他见王子的第一天,王子就开始对他动手动脚。
“倾城,倾城,你是不是换洗发水了?”王子本来只是按照最平常的礼仪给了他一个拥抱,紧接着那双手抚上了他的发端,再然后一张红唇就凑到他耳后,厮磨牙齿说话。
乐许国没忍住,打了一个寒颤。
王子搂住乐许国,关切地问道,“倾城,着凉了吗?”
乐许国面色黑了一圈,软软的勾住王子的手臂,说道:“嗯,刚刚一阵冷风飘过。”
王子果断的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乐许国披上,摸了摸他的头说,“我房里有温好的热茶,去我那坐坐吧。”
乐许国没能推脱掉,毕竟以前乐倾城是非常乐于同王子打交道的,他刻意推脱反而会让王子起疑心。乐许国就这么冒冒失失地羊入虎口。
王子带他回到自己的房子后也没多说话,直接搂着乐许国进了他的房间,就在乐许国我娇声说“王子,不要”的时候,一脸色相的王子突然收起笑容,直勾勾地盯着他。
“怎,怎么了?”乐许国暗道不好,他不想第一天做间谍就被对方认了出来。
“你不知道吗?门口有粗略基因等级检测仪。除了我以外,超过一定等级的基因是有警报的。”
“……我知道我的基因等级不高,但是您也不要这么侮辱我!”
“倾城知道,我一点也在不乎基因等级制度。”
乐许国知道对方已经看穿自己,没说话,咬着嘴唇看向王子,一边仔细回忆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你和她长得那么像,你是她的妹妹吗?”
乐许国在王子的话语里听到了王子对乐倾城的情愫缠绵,款款深情。竟然忍不住说道:“不,我是她的弟弟。”
“弟弟吗?”王子重复了一遍,却没有太多惊讶,依旧看着乐许国,“你和倾城长得真的很像。”
乐许国冷笑道,“我这么像姐姐,不也被王子看穿了吗?”
“不说这个了,倾城怎么了?为什么你要来代替她?”
乐许国对他那个素未谋面的姐姐之死没有太过哀伤,倒是很希望看到王子蔚蓝的眼眸里蒙上幽幽寂寞,“她死了。据说在贵国摔下悬崖。”
“……监视里拍到的果然是她。”王子手剧烈的颤抖起来,他勉勉强强拿起茶杯饮了一口,才缓过气来,“不管是谁让你来的,我现在就放你回去,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了。”
“喂,王子殿下?就这么放我回去,不好吧?”乐许国突然掌握了主动权,他看得出这位王子确实很爱她的姐姐,那么他就算不能圆满完成任务,他也利用自己的长相,能获取一些情报,更何况……“王子殿下,我还是很想听听您为何不那么看中基因等级制度。”
王子言简意赅的说了四个字:“歧视太重。”
……为毛统治阶级会为了别人着想?乐许国咬了咬牙,说道:“你知道的,我姐姐到底为什么会死,对吧?”
王子苦笑一声,说的话让乐许国大吃一惊。
乐倾城十分讨厌基因等级制度,这是毋庸置疑的。因此她在得知这位王子炎舞基因等级制度后,比他母国的任何人都要积极的接近王子,她并非是为了他的祖国,而是因为她不想在这个制度下待下去了。说得好听的是追逐自由,说得难听点就是背叛了。同为低等级的乐许国感同身受,他在过去的17年里没有出过家门,就是因为他的等级为F,倘若他的等级是A,甚至是B,他就可以成为父母骄傲的孩子。但是作为F的他,只能终日待在家里,甚至被父母隐瞒他的存在。他乐许国才不是会被这种不合理的制度羁绊一生的人!
乐倾城若有若无的倾向让当局相当震惊,曾派人严密监视过乐倾城。乐许国来之前得到的资料就都是那些人监视时采集的。这样的话,乐倾城的死到底是意外还是有人蓄意谋杀就很难说了。
王子一面观察者他的表情,一面话锋一转,“不过,小弟弟,我可是从未听倾城提起过你这个弟弟呢。”
“……”乐许国手上动作一滞,果然王子这种生物,并不可能像少女漫里那么单纯。他知道要像获取王子的信任,只有将自己父母隐瞒自己存在的事对王子说了一遍才行。
王子静静地听他说完,笑得无奈。他轻轻地摸了摸乐许国的头,说道:“不仅仅是你,还有相当多的F等级被轻视怠慢。抱歉,我无法马上改变这样的现状。”
乐许国没有想到他的心理防线在第一天到达邻国就被全面打破了,直达晚上被王子安排的人送回了房间才缓缓回过神。他知道,姐姐做的事,他将要继承下去了。
接下来是他从未体验过的校园生活,幸好乐倾城生性冷漠,和学校里的同学都不熟,再加上对外宣称之前出了车祸时脑补受击,记忆稍微出了一些问题,因此同学们都没有发现现在的这个“乐倾城”和之前的乐倾城有什么区别。
这样风平浪静的生活也就持续了一周。
一周后,王子再次邀请乐许国去他的房子,乐许国当即答应,下课后也不回去,直接就去了王子的家。
但是当他在王子的带领下,进入那庞大别墅的地下室时真的震惊了。
地下室并非车库、视听室等普通别墅应有的构造,而是高度足有10米的大型科研室。不断有身着白色衣褂的科研人员来回穿梭,而在他们中间,则是一个由全息影像投射出的女人的身体。穿着学院的制服,保持着同一个角度的微笑,僵硬地看着这个房间。
乐许国被阴冷的地下室激出一个寒颤。他没敢多看那个女人的脸,他和那个女人对视的时候,就好像看到了自己。
王子欢乐地朝着那个女人打了声招呼,“倾城,你看是谁来了?是你说的那个从未谋面的弟弟哦!”
“……”乐许国回想起一周前王子所说的话,感觉到自己被玩弄了。
他的话音落下,那个女人缓缓地朝着乐许国的方向点点头,随即变回刚刚僵硬地模样。
“王子殿下,这是?”
王子摇摇食指,眨了一下左眼,说道,“我叫做莫德雷德,你应该知道的吧?倾城私下里都直接喊我的名字,你喊我小莫就好了。”
“……小莫,哥。那是?”
“那是我记忆里的乐倾城。虽然不够生动,但是完成度已经非常高了。因为间谍的关系,倾城从未留下一张照片,我希望你能帮助我的团队完成倾城的全息影像。”
乐许国答应了。同时他也知道他的时间不多了。乐倾城仅仅是偏向这个邻国王子,还没有正式的举动,就死于非命。那他这个非专业培养的替代品,更难以存活。此后他一边帮助王子完成乐倾城,一边努力打探情报。他不相信这个完全沉迷于重建乐倾城的王子能够改变基因等级制度,他要靠在自己祖国的地位,改变这个社会。
三年后,乐许国毕业回国。月此同时,一个名为“倾城”的图书管理系统诞生,全球图书馆进入大同步时代。
乐许国曾以为王子只是想制作一个影像悼念乐倾城,却没有料到莫德雷德把“倾城”变成了这个世界不可或缺的一样东西。甚至说这个国家只要有“倾城”存在,就稳固了自己在国际中的地位。
但是倾城是有原型的,那就是如今成为D部门头目的乐许国。乐许国不爱自己的国家,他想要的只是荣誉和地位。乐许国也不爱莫德雷德的国家,他只是想窃取情报罢了。
年仅21岁的D部门头目乐许国再次请命,愿意前往邻国再次卧底。取得“倾城”,一举攻破邻国。
莫德雷德没有换地方,直接把自己的别墅改为了图书管理系统的科研处。乐许国轻车熟路地到了那个别墅。莫德雷德给过他权限,因此他毫不费力的推开大门,前往地下室。他知道那个地下室是倾城的诞生地,拥有倾城的一切数据。
“小莫!我来了,还记得我……吗……”
乐许国打开地下室的大门,还见到那些科研人员四处行走,也看见了莫德雷德在深情凝望倾城。令乐许国毛骨悚然的是,他们的脸上都带有同一种微笑,那个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倾城1.0的微笑。
漂浮在空中的倾城转过头,细碎的卷发映衬的他无比昳丽,远远看过去任谁都想不到那只是一个图书管理系统。“许国……你来了?来接我吗?”
事情顺利的出乎意料。作为人工智能的倾城本不该拥有自主意识,但是她有。作为机器人本不该伤害自己的主人,她也做到了。最重要的是,属于邻国的图书管理系统——倾城,自主跟着乐许国离开自己诞生的国度。邻国全线瓦解,被乐许国的祖国吞并。而乐许国凭借着“倾城”,坐稳了他在祖国的地位,成为这个世界举足轻重的人。
倾城想要的远不止这些。
乐许国先是把她当做妹妹一样看到。他不喜自己的父母,仍旧给了倾城“乐”的姓氏,以此讽刺自己的父母。告诉他们基因等级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东西。紧接着他和莫德雷德一样,迷上了倾城。
作为图书管理系统的管理者的倾城,由管理地球数目到管理地月系书目仅仅花了1年时间,二十年后,整个银河系的数据库都要经由倾城。而它名义上的主人乐许国也从本国领导人变为了银河帝国的地球区域信息管理部门总管理。
二十三年如梦,乐许国从不及弱冠的少年倏地到了不惑之年,倾城还是明丽的少女模样。十几年过去,地球上早就淡化了基因等级的概念,乐许国经常在第一高楼俯视世界,看着这个因为他又变得平等自由的世界,心中总是波涛汹涌。基因等级不是平白生出来的,而是传自不远的な星球,な星球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他们拥有和地球相近的文化,却又经常把一些糟粕带过来。乐许国既然坐到了这个位子,就势必要攻下な星球,强迫他们改变自己的价值观。
当然没有人知道乐许国的打算,乐许国四十年间除却当年间谍时期与莫德雷德王子关系甚密以外,竟然没有一个可以称为伴侣之人,外界最为津津乐道的是乐许国是否是旧情未了,对于他的政治打算倒是不太关心。
乐许国对于别人的种种猜测觉得好笑又无辜,他乐于把莫德雷德当做挡箭牌,毕竟他当时只是个17岁的少年,少年心性,一切欲望都可以变得单纯。
终于在五年后元旦,乐许国的侵吞な星球的进化开始实施。在乐倾城的帮助下,な星球的信息管理系统全面溃散,十日后,な星球投降,整个星球的信息管理系统全部交由乐倾城掌控。乐许国变为地球和な星球的行政总监,基因等级制度彻底成为历史。
这日,乐许国再一次回到他二十八年的家。过去盖着公寓楼的地方已经变为了“许国图书馆”,以此来纪念图书管理系统的监管者乐许国。乐许国并不喜欢这个禁锢他17年的地方,他还记得小时候他经常看着别的小孩子欢声笑语出门游玩,但是他只能在窗帘后朦朦胧胧地看着,没有人告诉他外面的空气是什么味道,也没有人愿意带他出去玩。那时候,他是乐倾城的替代品。而那一切的根源——基因等级制度,已经被他消除了。他不是什么伟人,他也没有远大的理想,曾经的他只是一个向往外界的孩子罢了。他也不残忍,派出舰队远征,却没有上过な星球的一兵一卒,只是靠着乐倾城掌控那里的信息传递罢了。
乐许国的唇角忍不住勾起来,没办法,谁叫现在是个信息化社会呢?一旁的女子赤身裸体,伸出嫩葱似的的双臂环住他,一对雪白的巨峰软软的压在乐许国背上,轻声问道:“你现在满意了吗?”
那是借住新兴有机物合成技术拥有实体的乐倾城。拥有实体后,乐倾城可以自由幻化出衣物,甚至说衣物也可以自由变换。她的唯一弱点是不能再没有电流的世界生存,但是他怎么可能去那样的地方呢?再者说,神经电也是电流,只要这个世界还有动物的存在,他就可以一直、一直的存活下去,以各种形态。当然她最喜欢现在这个样子,和那个“乐倾城”最为接近,也最能获得乐许国的好感。
“倾城,在我死之前,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了。”乐许国的声音有些沙哑。
“是的呢。”乐倾城的至柔至娇,至上完美。她用手蒙住乐许国的双眼,说道,“许国,跟我来,我有东西想给你看。”
说罢她拉着乐许国进了另一个房间,然后笑嘻嘻的把手拿开,“许国,把眼睛睁开吧。”
然后乐许国就见到了一口嵌在墙上的金属棺材。